无标题文档

在行动

曾经走过的红旗拉甫-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2018/03/12 10:11 来源: 作者:牛仔大哥

今天接到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电活,手机来电显示新疆喀什。打电话者是我06年自驾新疆时,去红旗拉甫时结织的兵站李干事。12年了,当再次听到李干事那熟悉的声音时,那一刻,心情难以压抑的激动和高兴。李干事告诉我,他的爱人带着孩子,在前年己正式随军了,现在一家人住在帕米尔高原下的塔吉克民族自治县。妻子开了一个新疆土特产专卖店,主营和田玉饰和当地的土特产。因为塔县受地理环境的局限,这次是想请我帮忙扩散宣传一下,让大家买到货真价实的新疆土特产。这个忙那得帮!必须得帮!

在05年8月驾车完成了单车无后援[探密西藏]之旅后,06年8月,再去圆我的第二个梦:单车自驾独自一人环绕绕新疆南北疆。这次的环绕新疆南北边疆之行历时38天,行程20000公里。在这38天的自驾行程中,遭遇了一系列的艰辛和历险:单车穿越全长970公里被誉为“死亡之漠”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时,在天色己黑即将走出沙漠时车辆没油了!、在巴音布鲁克草原车辆侧翻、在魔鬼城的死一般寂静的傍晚时分,车载电台在没有打开的状态下,竟时断时续的发出听不懂的“鬼话”、帕米尔高原遭遇“东突”分子…。在荒芜的戈壁上行驶一天你会看不到一丝人烟,真的是验证了“不到新疆你不知道中国版图有多大!”

下面这组照片,是我在决定去新疆时的前一周,从网上花了4000块淘的一台尼康D90S拍的,这也是我第一次用单反,参数设置一窍不通,一路上就会使用傻瓜模式一通咔嚓。这组我去帕米尔高原的‘红旗拉甫’哨所时拍摄的一组照片。我只想用记实拍摄告诉大家这次行程中最让我刻骨铭心一次的经历。

离开了喀什当天下午三点到达了[塔吉克民族自治县],这里距离‘红旗拉甫’哨所还有一百五十公里。要在这里办理边境通行证。本想当晚赶到山上,在边检站被告知山上下了大雪。只能在明天早上上去。边检站的值班长,想让我明天上去时顺便给哨所捎些补给品,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了。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我驾车来到边检站装上了给哨所的:猪肉、鸡蛋、油、大米和蔬菜

沿着中巴友谊国际公路蛇行,中国段路界的终点是在喀喇昆仑海拔4900米的雪山脚下,世称红旗拉普(血色谷)。

从喀什到红其拉甫的这段中巴公路长415公里,它是帕米尔高原之行(《西游记》中提到的葱岭就在这一带)的必经之路,一路上会经过奥依塔克森林、卡拉库里湖、慕士塔格峰、石头城、公主堡。

帕米尔高原上有着‘冰山之父’之称的《慕士塔格峰》倒映在喀拉库里湖。

红旗拉甫山口-中国新疆与克什米尔间的山口,海拔4900米。古代“丝绸之路”取道于此,也是中国与南亚、西南亚各国的陆上路径之一。红其拉甫是世界上海拨最高的口岸,由于天气情况比较恶劣,这里只在4月15日-10月15日开关,其它时间都是关闭的。

红旗拉甫边检哨。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就是以该边防站为创作原型。

红旗拉甫边检哨。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就是以该边防站为创作原型。

来到了哨所,我受到了官兵们的热烈欢迎。并且第一次吃了一碗士兵特地为我用高压锅煮的面条,而且站长还特地叮嘱为我加了两棵小油菜,虽然对我己经是高规格的饮食了,可是那粘乎乎的面条真的是难以下咽。尽管生存条件如此恶劣,但是官兵们却从无怨无侮,尽职尽责的守卫着祖国的边境线。

在官兵们用帕米尔高山石自刻的这块‘精忠报国’的石碑前我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应我的要求,哨所丁站长在签有为我送行时驴友签名的[淄博山海间户外公社]的社旗上题词‘祝山海间全体社员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红旗拉甫前哨班全体官兵’。这也是哨所第一次为社会民间社团公开题词。直到今天这面社旗我还一直精心珍藏着。

丁站长按排李干事带我到中国-巴基斯坦界碑去看一看,并且破例带我越过中巴边界线到巴方哨所做客,那一刻真的是高兴极了,这一不留神的就出了一趟国。哈哈、、在界碑前我和李干事及正在哨位值勤的土兵合影 留念。

在即将驶过边界线进入巴基斯坦界碑前留下这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巴国边防警察。

征得了巴国边防警察的同意后,借用了一下他的军帽整了一张跨过边界线的纪念照。嘻嘻、、好玩!

巴国边防警察十分的友好,听说我们要前去他们哨所做客,非常热情的和我拥抱。

巴国边境检查站。

在巴方边防站我们一行受到了上尉站长的热情欢迎,出于礼节,我送给他一瓶我车上存放的一瓶‘张裕干红葡萄酒’,上尉显的十分高兴,举起我的手用十分生硬的汉语高呼‘中巴友谊万岁!’

看的出巴国经济实力远不如中国,哨所内十分的简陋。据李干事讲他们这个边防站还是基础设施最好的一处呢。

巴国边防军人为我煮了一壶英式红茶,我算看明白了,这所谓的英式红茶与咱们的冲泡方式不同,一个是煮,一个是冲泡,饮英式红茶时得搁方糖。

出于礼节,我送给了这位巴国边防军上士两包口香糖,并与其合影留念。

李干事用流利的英语与巴方边防警亲切交流着。

就要离开红旗拉甫了。丁站长为我送行

告别了这些我心中最可爱的边防官兵向山下驶去、、、

下山的路上,远远看见在路边站着一位塔吉克族的小女孩向我不停的挥手,我减速将车停了下来。小女孩跑到我的跟前,问我要不要雪莲花?这么大一棵硕大十分名贵的雪莲花却只卖15元钱。要知道这么一棵采自帕米尔高原上的野生雪莲花,在山下的喀什市也要卖到200元一株。我担心余下的漫长路途里保管不善糟践了它,于是果断放弃。小女孩一双大眼睛一直注视着我,从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得出,她十分渴望我买下这株雪莲花。因为语言的缘故,我无法跟她解释,只能是微笑着冲她摇摇头。我从车上拿下了口香糖和一包饼干送给她,小女孩犹豫一会儿,羞涩的接了过去,我对小女孩比划着,要跟她拍张照片,她用力地点头微笑着答应了我。

我收起了相机三角架,上车发动起车子,小姑娘又跑到我的车前面,一手举着雪莲花焦急的冲我比划着,要把手里的雪莲花送给我,另一支手举着我送给她的糖和饼干。她是在用花来回报我,我笑了笑向她摆了摆手,因为我知道,她还会继续站在路边用她手里这棵雪莲花去换回十五元钱。这就是纯朴的塔吉克民族、、、

发动起车子,继续向山下驶去……

车里的CD里正播放着那首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的主题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它那低沉悲怆委婉的旋律在车内流淌着、在帕米尔高原的上空回荡着、、、、

再见了,红旗拉甫!’‘再见了,帕米尔高原!’